夜雨笙yesheng

【周泽楷x你】感冒a

◆啊那年的夜雨笙终于找出了以前的手写稿
◆依旧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今天的啊笙也为了苏而苏呢
◆说不定会有周泽楷版本的感冒b





被感冒折磨的不堪其苦。你躺在床上抱怨一下升温一下降温的天气。

周泽楷抬眼看你,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眼里带了一点不满。你看到他的表情,本就敏感的心脏跳了两下,在感冒buff的加持下,你突然感到委屈:“你是不是嫌弃我?”

他的表情突然僵硬了,整张脸都透露着懵逼的气息。你再接再厉:“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抓住你不安分地伸出被子,正指着他的手,掌心手上传来的温度令你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然后他就把你的手塞回被子里,低垂着眉眼轻轻按了两下你的被子。他开口:“没有嫌弃,只是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看你闭上了嘴不说话,他俯身给你的额头一个亲亲,然后耳朵开始发红,几近滴血,起身就想往外走。你看着他光速撤离,拉住他的衣服不撒手:“陪我,我都感冒这么难受了,说你爱我。”

他憋红了脸,吐出一个字:“乖”。有盛世美颜的加成,你一脸满足的捂住胸口,觉得心脏不仅受到了暴击,甚至令人窒息。

满足地看着周泽楷,你觉得已经不需要听他说爱你了,他真好看。

没了























“我爱你”周泽楷眨眨眼睛,对你笑得温柔。

他是我的荣耀,你们也是

【杜柔】心中的日月-03

抑抑郁:

杜明的cv是夏侯落枫老师啊我天,和楚岚一样啊,贼好听贼好听。因为这个瞬间鸡血更新了。。。


以及我真的不太了解上海菜,全靠百度,如果有问题欢迎指正/装没看见啊。。。






03








再见唐柔,她一点都没有变,混迹在浩浩荡荡一群人里。不隔山也不隔海,就是有点儿远。


杜老板脑袋一空,立刻开始搜他店里的包厢预定记录,却没咂摸出什么名堂。就看她从大门入,拐弯进包厢。笔挺背影自带柔光。




杜老板怔忪在原地,眼帘垂下去,牵得脸上泪痣都惘然一动。




然后他把领班招来,说“那桌给免单吧”。也没话解释,挥挥手就走了。


词儿倒是霸道总裁的台词。领班狐疑着应了,等到结账的时候笑盈盈进包厢。腔儿还没开,眼里先闯进一个漂亮得叫人心尖儿打颤的美人儿。领班心里头顿时点点点,暗叹我们老板唉,果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有故事的男同学也不解得很,纳闷儿得很。他几天前才跟方哥喝高了,这么多年没掉过眼泪的人,统共哭嚎那么两嗓子,怎么就刚好让老天爷听见了?


是不是老天爷突然善心如覆水,泼杜老板身上不要钱一样,说成吧成吧可怜见的孩子。于是抬手翻覆风云,捣乱缘分,唐柔才再次掉进他命里。要早知道这么灵验,就该趁那机会求点别的,更值得心想事成的,重逢都显得不痛不痒。


比如求个唐柔一生平安幸福。这多好。




唐柔没给杜老板后悔的机会。


她又去杜老板的店,前台小姑娘有点为难,“美女呀,店里座位都可丁可卯老早就预定光的,您看这怎么办呢?”


唐柔静悠悠接了句,“是呀,这怎么办呢?”


领班恰巧撞见了,立刻给杜老板去了通电话。


这意思很明显,我来了,你不见也得见。捉迷藏玩过没,起初小女孩儿说“别藏了,我都看见你了。”然后小男孩儿慢吞吞从树后后走出来,沾了一身的草屑。成年人世界的进化版捉迷藏,剧情或有周折。可最后他们总是要相见,多少岁都一样。


唐柔坐在办公室夹起第一口菜的时候,杜老板匆匆赶来,推门扬起一阵风。


唐柔是一切了然于心的神情,多拆了双筷子,望着他问,“一起吃吧?”




这神情太亲和自然,像仙女儿布衣素面下凡来。杜老板心里哪怕丁点戚戚然也全给吹散了,就一愣,“好啊。”


他坐到唐柔对面还有点摸不清状况,接过筷子发呆。唐柔反客为主,开玩笑,“别客气啊,杜老板。”


杜老板仔细琢磨,也没想通自己,也没想通这都哪跟哪啊。再一琢磨,才笑了。笑里有某种不言自明,终于跟唐柔对上了暗号。


上次面面相对,还要追溯到那条幽暗的走廊里。她眼睛又冷又明亮,跟件不血刃的兵器似的。那时他们道行相去甚远,彼此不能懂。现在总算可以来点儿默契了吧:往事不提,一笑泯净了到如今。


安稳一餐,是新相见的意思。


杜老板给唐柔盛汤,唐柔在旁支颐看着,觉得很有趣。


杜老板这人,她乍一见还是白净面皮,星点泪痣。他从北方凛风里携来一身浦岸原乡的温和;眉眼,轮廓,同气质,倒愈发成熟深刻。


岁月这刀在他身上,下得可真神啊。




两人就这么着,顺理成章又古里古怪地成了饭友。


唐柔退役之后进了亲戚投资的旅游节目,跟组满世界跑。越过门槛儿是靠人安排的,升迁却凭自己本事。唐柔向来很有本事,从底层小编导一路做到总监。


公司离得近,唐柔偶尔找杜老板吃午饭。那个时间店门都还没开,能让杜老板亲自下厨,唐柔这客可金贵。她嘴又甜的,杜老板杜老板笑眯眯叫着,换了谁都半点脾气使不上来。




而杜老板与唐柔真正熟络,也从这时候开始。唐柔这姑娘一早出落得像本书,放到当年读,他读不懂的,顶多看看封皮真精美,叫人爱不释手。


后来他们来往细碎且密,堆出友谊来。踢掉高跟鞋、露脐伸懒腰的随意模样唐柔是摆不出来的,教养使然。单见了杜老板浑身就卸掉劲儿的这股意思,却是到了。


冰雪塑成的女神像,敲碎一地渣,拿来烹茶煲汤,暖融融的全是人间烟火。杜老板火候掐得精细,靠窗边儿等唐柔来,回回落座恰赶上起菜。唐柔细嚼慢咽,品的是杜老板的手艺。杜老板心里回味的却是她这个人。


一来一往似乎真的成了朋友。


来来来,恭喜杜老板成功走出朝圣者的心咒啊。他在意她这样多年,终于算从盲井里凿出透亮来。唯一症结在于,现如今真开始读懂,还是没救地越懂越觉得她好。这真无法可想。




起初唐柔还提过付钱的事儿。杜老板肯定不能让。理直气壮拒绝,“朋友来了都免单,我这里的规矩。”对姑娘好这一途,杜老板比年轻时候长进得多。把康庄大道修到人家眼前,不带拐弯抹角的。


反正么,能为她做的统共这么点,不必要计较多多少少的分寸了。做几顿饭,聊聊天,听着时光悠悠哼小调儿。杜老板想远了,琢磨着以后万一她结婚,再给封个大红包,挺圆满了。


唐柔施施然,笑着不说话。




唐柔辞职那天,恰好杜老板发消息给她,“今天鲫鱼汤吊得很鲜,腌笃鲜味儿也正。来不来?”


唐柔没回复,半小时后真人站在玻璃窗外面笑。


杜老板一转身给惊着了,赶紧跑去开门,“这么早?翘班呢?”


唐柔说得轻松,“辞了。”又拎起个精美纸袋子,献宝一样笑得眼睛亮晶晶,“专门跑去买了小蛋糕,等下分着吃吧,庆祝我离职,展开人生新旅途!”


杜老板一看哭笑不得,“你喜欢这家的蛋糕?”


唐柔跟着进厨房,“是个新店,我很喜欢,怎么了?”


杜老板摊手,“那是我的店啊。”虽说本来就是给你开的吧。


他倒没说出口。手腕灵活一转,削出来个萝卜花递给唐柔,“离职快乐啊。”




几天后唐柔飞莫斯科。杜老板前一晚失眠,送走了她回去补觉。




杜老板感觉自己又想睡个三天三夜了。




唐柔说的人生新旅途,就是字面意思那个旅途,满世界旅行。


杜老板问过,“你打算旅到什么时候呢?”唐柔想想说,“把攒的钱花干净吧。”


杜老板那时开冰啤,不小心喷了满手沫子。他一边擦一边说,“好。你回来我去接你。”




唐柔走了一个月,朋友圈偶尔更新,杜老板手表的指针跟着她满世界转。


三更半夜吴启靠灵魂接起杜老板的电话。杜老板劈头盖脸地抢话,“哥,你是我哥行不行,别挂。我问你,兴欣前几年待遇怎么样啊,你了不了解?”


吴启脾气算不错了,耐着性子,点着灯熬着油陪杜老板分析。俩人分析结果是,单看唐柔怎么花,花得好在外面浪个六七年不成问题。


杜老板松了口气,“那也没多久啊。还好。”


吴启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下,上海话都飚出来,劈头骂了一串,“你脑袋不清楚伐,还当自己二十出头呢,六七年后你奔四啊大哥。”


杜老板平心静气了已经,态度绝佳,甚至职业服务精神都记着搬出来撒欢儿:是是是,对对对,您是上帝您说啥都没错。还配合全套点头哈腰,也不管吴启压根看不见,姿态诚得十足十。生堵得吴启骂不下去,只剩一个劲儿地“切”。




吴启是杜老板亲队友。就因为亲,因为旁观者清,没有不当讲的话,这么多年对杜老板打击一贯鲜血淋漓。


第一年他调侃,那么漂亮的姑娘还那么猛,眼界不要太高噢。


第二年他告诫,你要清楚啦,女神就是用来憧憬的,不能真去追,追就死很惨。


第三年他不留情,听说唐柔家里背景很吓人的,入赘人家都未必要,醒醒啦。


偏偏他都是对的。第四年小杜自动自觉消停了,沉寂了。


杜老板重遇唐柔之后的事儿,吴启纯当段子听:多年媳妇熬成婆,多年女神熬成了朋友,堪称神转折了这个。他笑到肚子痛,偏就没想过杜老板的玩儿法啊,高级太高级。只把躯壳丢大千世界里兜转一圈,胸腔里盛过天涯海角的风,跳动的却还是小杜那颗心。又软又倔。


“杜明,”吴启没辙了,拿垂死一般的语调,隔了电话感慨,“我他妈的给你跪了好吧?我服你了,求你们在一起吧。否则我都不能答应了。”




第N年了这是。杜老板的挚友吴启败走。他跟杜老板说,我服你了,求你们在一起吧。


杜老板乐不可支。好像这又给逼疯了一个,怎么他还有点成就感呢。杜老板赤脚游荡到窗前,掀起帘子,蓦地洒进来满室清辉。伸手比照一下,哎,星星其实也不远啊。




杜老板喜欢一个耀眼的姑娘,一喜欢就是好多年。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安艾冷门手书推荐

一文钱的糖:

       为什么,刚刚在b站刷手书,发现好几个良作无人。在这里稍微做了一个整理推荐给大家。


      详见评论区,因为评论区可以直接跳到视频。

【恋与制作人】今天你上天了吗〈1〉

铁马秋风大散关:

被期末压迫出来疯狂想嫖男朋友


我流女主傻白甜小清新——
“我流女主【滑稽.jpg】”
“不然我还取名字吗没有脑子取名字留着背书呢。”


【“不行!”】
【“白起是我的!”】
【“女主快去统治世界!”】


#脑残出品#


正文——


【1】
       高三的第一个月,我收到了来自我同桌的一封恐吓信。
       我面不改色地把恐吓信打开,无视同桌捂着半边脸偷看过来的视线。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因为咨询班主任问题而晚回家,那时学校里基本鬼都不见一个,天暗的差不多了,我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一闪一闪的路灯下,拐到了车棚找我的自行车。
       刚开了锁,一个黑影闪到我的视线里,然后我看到了以下一幕。
       我的同桌背对着我倒吊在空中,翻了个跟斗稳稳落地,脚下基本没有声音。
       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了我。
       气氛一度很尴尬。
       我:“哈。”
       反应过来的我跨上自行车疾驰而去。
       于是第二天我刚到学校就看见日常逃课不见人影的同桌,坐在他的位置上,从我进门开始就死死地盯着我。
       恐吓信上其实就一句话:你昨天什么都没看到。
       我侧过头去看我同桌,他放下捂着脸的手,摆出凶狠可怕的表情瞪着我。
       我慢斯条理地把信叠好,面无表情地拿起信,举起手,把信拍在了同桌故作凶狠的帅脸上。
       我:“妈的智障。”
       同桌炸了。
       同桌“蹭”得站起来,拎着我的领子就把我揪了出去,早来的同学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卧槽,白起竟然打女生了??!”
       “卧槽有没有人去叫一下班主任啊!”
       同桌一路把我拎到底楼楼梯的扫帚间里,还往外看了看有没有人,然后就“彭”地一声把扫帚间门关上。
       我想,我年轻的生命今天就要葬送在扫帚间了。
       #女高中生惨死扫帚间,是社会的黑暗还是教育的缺失#
       扫帚间陷入了长时间的安静。
       我:“那个,早读快要开始了。”
       同桌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早读什么时候开始,或者才知道竟然还有早读这种东西。
       我:“喂,我要报警了啊。”
       同桌立刻回道:“你报啊。”
       “靠!”
       然后我拿出手机,还没打开拨号盘就被同桌劈手夺走。
       眼见事态不对,我“哇”的一声哭出来,“白起要吃!小!孩!了!!”
       同桌突然暴躁,“谁要吃小孩啊?!”
       我:“大哥,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我:“你把我堵在这会让我以为你暗恋我的。”
       同桌一脸“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沟通”的表情瞪了我一眼,然后眼神就飘忽到其他地方去了,“咳,昨天车棚……”
       我:“我都看见了!”
       同桌懵逼地看着我,觉得事态脱离了他的掌控。
       我:“我还要举报你!”
       同桌猛地往前跨了一步,吓得我一后退把后脑勺磕在了墙上,还没等我揉揉,就被同桌的眼神吓得抄起了地上的扫帚。
       同桌咬牙切齿,“你别以为我不打女生。”
       我:“不不不,我没这么以为过。”
       把扫帚横在两人中间,我壮着胆子把他推远了点。
       同桌听了我的话却突然一副惊讶又委屈的样子,“我没打过女生!”
       我:“凡事总有第一次白哥,我相信你会毫不留情……不是,手下留情的。”
       我拿着扫帚摆了个架势,扫帚头指着他。
       同桌沉默地看着我,可能没攻略过我这样的人让他有点怀疑人生。
       他一把抽走我的扫帚,打开扫帚间把我拉了出去,在寥寥无人的校园里——
       我,上天了。
       我:“啊啊啊啊啊啊白起我日你大爷!!!”
       白起:“你说你不会说出去!”
       我:“我不说出去啊啊啊啊啊!”
       白起:“用你的高考成绩保证。”
       我:“日,你太他妈狠毒了……等等等,我保证!”
       落地后。
       我:“我想吐你身上。”
       白起:“噢,你吐啊。”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为了证明我没驴他,我一副欲呕地样子朝他冲了过去,他灵活地躲开了。
       我:“你他妈有本事憋躲。”
       白起:“那我不躲。”
       我心想,我要是信他我就是猪。于是我眼疾手快地扒住他衣服,他始料不及没有挣脱开,表情变得十分惊恐。
       我凑了上去,他一脸“要死”的样子。
       我:“嗝。”
       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我:“今早吃了小笼包,打嗝味道是不是有点重。”
       白起神情有些呆滞。
       被同学们喊过来的班主任在旁边目瞪口呆,“你们在干嘛?!”
       白起和我都下意识地转头看他,班主任懵逼了两秒后,痛心疾首地指向我,“你可是好学生啊!”
       “你们两个放学给我留下来!”
       看着班主任痛心离去的背影,我思考了一下,“为什么我要留堂?”
       白起神情复杂地看了看我,“可能是你平时太乖了,他没见过你骂脏话的样子。女孩子不要一直爆粗口。”
       我:“你他妈是直男吗,还管女生爆不爆粗口。”
       白起懵逼,“什么是直男?”
       我:“噢,这就是了,拜拜。”


       ……没了:)
       间歇性抽风,更不更新看缘分:)

在喜欢面前,任何非善意的冷漠和贬低都自惭形秽。

长庚野鹤:

我写文纯粹是因为我想写我喜欢的人。

  


  

我想大多写手都是这样的心理。

  


  

我喜欢全职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周泽楷我喜欢张佳乐我喜欢孙哲平,恰好我不会画画不会刻章也不cos,所以我动动笔杆子写下了我第一篇全职同人还有第二篇。(不排除还有第三篇第四篇……)

  


  

昨天有个朋友(现在不是了)问我:你写成这个样子到底喜不喜欢他们(指喻和周)?

  


  

第一反应特别想ctm。第二反应是tm我写成什么样子了?(。黑人问号)

  


  

但是碍于我是一个冷静且有素质的人,我说,“喜欢啊怎么不喜欢。”

  


  

我不喜欢他们我天天泡在word里干嘛?我不喜欢他们我天天花那么长时间写手稿然后再打字干嘛?我不喜欢他们我天天看书摘抄开脑洞想着怎么把文写好干嘛?

  


  

莫名其妙。

  


  

我本人非常容易得到满足。比如你给我一颗红心心和一个蓝手手。再比如你只是给我一条评论。我去看每一条评论,虽然我没有每一条都回复(。懒死你)。但我只是想到和我隔着屏幕千山万水那么远的你,因为喜欢同一部作品、同样的人物、同样的CP凑在一起,点红蓝也好评论也好互关甚至加了SNS天南海北地畅聊侃大山也好,只是想到这些,我就感动得不行。

  


  

所以一直都觉得网络这个东西特别奇妙。周围所有大人也好老师也好媒体也好都跟你说:网络不好,网友大多是骗子。可我觉得有些时候由光缆连接着的、屏幕前的你和我,心情是一样的、思绪是一样的、热爱是一样的,完完全全是平等而友好的旧友或新朋。大家都是小可爱!⁄(⁄ ⁄•⁄ω⁄•⁄ ⁄)⁄

  


  

这些情谊的基础还不都是因为喜欢?

  


  

为什么要质疑我们的喜欢。在真诚而热忱的喜欢面前,所有非善意的冷漠和贬低都应该抬不起头,都应该自惭形秽。就算你不喜欢,可以假装没看见,可以点红叉关闭,滑动屏幕就跳过去了。

  


  

我个人喜欢大起大落那样的、虐到令人难过的、但是总是有点温情在的风格。可能这就是我的生活,有些美好的东西当面被撕碎,也有些美好的东西一直在我的生命中陪伴着,细水长流。

  


  

每天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放空。在这一段时间中,我就在想我们身边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他们又在做些什么呢,我该写点什么?在笔下或许不能开出花儿来,在生活中也许忙忙碌碌的桎梏也把人箍的喘不过气。其实人非草木里的他们看似遥远,看似是原著设定,但是很有可能就活在我们周围,也许回头,就能看得到那个睁着眼睛里兜着星河的不太成熟不太懂事的率真男孩一点一点长大,就能看到那个永远温温和和的如玉的君子,他温柔却仍然有一腔热血献给梦想。

  


  

也许所有的一切都会归于尘化为土。爱是浪漫的,爱也是现实的。爱不单单是纯粹的甜蜜暧昧,还有生活压力、挫折、打击、梦想的破灭。如果能够并肩趟过这条湍急的河流,为什么要去分析那些关于爱或不能爱的道理。

  


  

画画也好写文也好刻章也好,甚至只是为喜欢的太太送上一个call也好,都是出自对他们的喜爱和敬仰。

  


  

对得起自己的喜欢和敬仰,有什么不对?

  


  

来自 野鹤

  


  

晚安。本狗遁了。

安慰

✔张佳乐x你
✔依然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为了苏而苏




    你抬手揉自己酸疼的眼睛,将掌心覆在眼睛上。手心的温热让你负担过大的眼睛稍微好受了一点,但黑暗却让你的挫败感愈演愈烈。


    抵不过声势浩大,迎面扑来的挫败感,你有些失控地哭出了声。


    你感受到眼睛流出的温热的液体,在你的脸上肆无忌惮地划过,感受到鼻尖带点酸夹着疼的难受,感受到自己的脸慢慢的一点点的变烫,但自己的周围,似乎空无一人。中考将曾经要好的朋友分隔,数理化让自己无心去重新经营复杂的人际关系。本来算好的成绩放在更大的世界里,似乎只能垫底,无数的作业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这样想着,一双手将你的手拉开,代替你的手盖在你的眼睛上,好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压力这么大吗,好好发泄一下吧,我能把压力扛在肩上,你可不行,我会心疼的。嗯……尽你所能做你能做的,这不是还有我吗?好啦,乖啦。”


    是张佳乐,熟悉的脚步声让你在他走来的时候卸下所有防备和乐观。


    双手往眼睛上一划拉,扒下张佳乐的手,你仰头看他:“抱我。”


    张佳乐一怔,双手环住你的脖子。你将脸埋在他的手臂里,将眼泪一股脑蹭上去,克制了想把鼻涕也蹭
上去的欲望

    你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傻笑。张佳乐无奈的把头一低,下巴放在你的头顶正正好:“我靠,你突然这么笑,我有点瘆得慌,咋,意识到你乐哥的好了?”


    你狠命点点头,张佳乐的头猛地一坠,把他吓了一跳,“吓死我了你”


    你带着鼻音喊他的名字:“张佳乐,”然后一字一顿的说:“你最好了!我超喜欢你。


    张佳乐缩回手,不自在地摸自己的后脑勺,脸红到了耳根:“得了,在一起这么久了,突如其来的告白倒是没变。”


    你盯着他,他有点不自在:“我也很喜欢你。”

你很好,我很喜欢你(周泽楷x你)

✔周泽楷x你
✔依然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扭头看身旁的人,你叹了口气,他闻声转过脸来,
眼里一个明晃晃的问号,顿了一下开口:“怎么了?”


  你抬手,指他的脸:“你,周泽楷,颜好。”手指往下:“没少锻炼,有腹肌。”指向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活好不好我不知道,应该是好的,器大活好。”再往下:“周大长腿。”又提手指回他的脸:“坐拥万千迷妹。”


  把手方向一转指向自己:“我,小辣鸡瑟瑟发抖。”


  周泽楷一把抓住你的手,脸不红心不跳,不羞不臊地把它搭在自己的腰上,收回自己的手,抬手指自己:“我,周泽楷,”又指指你:“你的。”


  沉默了一会儿,他张开好看的唇:“你很好,我很喜欢你。”


  你被他撩得脸红心跳,没了

【男神x你】告白

✔张佳乐x你
✔依然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为了苏而苏


学校的告示板下


你看着那个名字,有点心疼。张佳乐,第二。

又是第二,他⋯⋯一定会不甘吧。

周围传来细碎的声音,破碎的句子传进你的耳朵,渐渐清晰起来

“张佳乐又是第二,万年老二哈哈哈”

“真没出息,第一都换了几次了,他倒好,一直第二”

“能一直保持第二也不容易了”

你听着这些话,眼睛开始酸涩,手握成了拳头,不断用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你终于还是开口:“你们知道什么啊就随便开口?”

周围突然有些安静,你浑然不觉:“这样嘲笑别人好玩吗有趣吗?你们开心吗?你行你上啊!你他妈有本事说有本事做啊?我草你⋯⋯妈”

你顿住了,你看见了朝你走来的张佳乐。

那个人穿过人群走来,到你面前,站定,然后对着你,绽开一个笑容,他嘴角上扬,好看的眼睛弯起,眉眼里盛满了温柔,还有星星点点的愉悦,差点没把你融化。

然后他张开双手,把被他的笑惊艳到的你一把拥入怀里。你感受着他喷在你脖颈上的鼻息,听他的轻笑,他说:“你这么在乎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你被他苏得腿都软了,胡乱地点点头,听见他突然低沉的声音:“我也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

-------------------------------------------------
不要问我其他人去哪了,答应我
夜雨笙前来报道